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Lecture|The integreted life: Leaping into Formosan Black Bears' research and adventures in mountain forest縱身入熊林-山林、臺灣黑熊與冒險的融合人生[2021.05.10]

    全人書院110年5月10日書院日講座心得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撰文:Leader of the Month孟娟組 張竣維院生

    「臺灣有熊喔?」、「熊很多,幹嘛保育」,或許對於臺灣人而言,應該對熊是感到挺陌生的。事實上,在這個小小的島嶼上依然有著牠們的蹤跡。但是近幾十年,棲息地的縮減與層出不窮的非法狩獵,讓全臺黑熊族群數量不斷減少,成為法定的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。

    或許很多時候我們都認為黑熊是一種很危險的動物,但是在這場講座中我認識到,黑熊其實是十分害怕人類,只要感覺到有人出現,老早就逃之夭夭。這也導致郭熊先生跑遍全臺調查的過程,也僅僅碰上2回,並且只是看著一個黑色生物朝遠離它的方向奔跑。所以看不到黑熊一點也不意外!!郭熊在演講中有提到「有時候,我在想到底是人比較怕黑熊呢?或是黑熊比較怕人?」這問題實在難以回答,但他可以確定的是黑熊其實不太愛與人類碰面,擁有嗅覺靈敏的牠,只要發現這附近有人出沒,他就會選擇默默地離開。

    郭彥仁講師不只是跟隨”黑熊媽媽”黃美秀副教授從事野外臺灣黑熊生態研究者,更是公視紀實節目《群山之島與不去會死的他們》第三集台灣黑熊守護者主角的登山家,對於其「山林的追跡者」分享中,我聽到了他介紹穿越線的調查方式,對這種奇特的調查方式感到不可思議並且難以想像。更何況是在一個從未來過的山林裡,連找到正確行進方向都有困難的情況下,況且還需要分心進行調查。其實在知道如何搜尋「黑熊痕跡」,這將使得在調查的路上有相對明確的方向,像是透過爪痕、折枝、挖洞……即可得知是否有熊出沒,分析發現的痕跡數量,即可以去比較不同山林的黑熊之相對豐富度。

    痕跡同時透露著族群的變化,在觀察這些新舊程度即可以知道這是今年或以前所留下來的痕跡。舉例來說,如果調查過程都只發現到很舊的爪痕,這很可能代表很久沒有熊出現了?此外,透過爪痕大小可以判定是否為同一隻熊留下?抑或甚至曾在一棵樹上同時發現大和小的爪痕,或許正是母熊帶著小熊來此,樹幹上不起眼的爪痕年復一年,透露著每一隻黑熊的故事。

    最後,郭登山家提到「森林中其他的大型動物也是他們搜尋的目標之一」。若且唯若,動物調查就像是一位追跡者,需有系統地搜尋各種各式各樣的動物以及他們痕跡。黑熊研究有賴經驗傳承,而山林保育更是重要的議題,唯有守護好山林,方能尋覓到黑熊,保育之路你我同行。

    對我而言,我只見過動物園裡的黑熊,討喜的模樣也深受我的關注,但是今天聽完郭彥仁講師的演講後,我意識到野外的黑熊的生存環境卻沒有如此的好。他總是帶著滿心期待的心情走進森林,但是也帶著失落的感受離開森林,在這過程中,他也慢慢體會「沒有黑熊的森林是多麼地孤單」的涵意。黑熊一直是森林的指標性物種,更是山林的庇護者,有熊出沒的森林代表著一處完整的生態系。但是對郭熊先生而言,有熊出沒的森林才是不孤單的森林。

瀏覽數